当前位置:主页 > 六合开奖结果 >

长园集团股权争夺战

发布日期:2019-09-13 18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01389.com,长园集团5月最后一天宣布,长和投资清空股票。这也宣告李嘉诚家族和长园21年的情缘结束。从绝对控股到持股清零,也让长园集团变得群龙无首,进而引发股权争夺。2014年5月的最后一个交易周,来自竞争对手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举牌,将长园集团的股权争夺战推至高潮。而郭广昌旗下的复兴集团持股也达到举牌线,一场股权争夺战愈演愈烈……

  21年前,李嘉诚家族介入长园集团,而到今年5月份,两者情缘正式结束,李嘉诚家族旗下长和投资将手中的长园集团股票全部卖掉。粗略统计显示,当年长和投资4400万元的投资目前价值超过40亿元,暴增近百倍。事实上,从2013年长和投资就开始密集减持长园集团。长园集团内部人士称,长和投资减持属于战略性减持,不排除未来继续减持甚至2年-3年内减持全部股份。围绕着长园集团(600525)股权,一边是“超人”李嘉诚旗下子公司长和投资陆续退出乃至全部撤出,另一边是各路资本“大鳄”纷纷进场争夺、填补长和投资退出后形成的空缺。近日,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大戏在长园集团上演得愈发精彩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长园集团是李嘉诚家族过去10年所控制的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;而作为公司发起人,长和投资与长园集团一起成长的历史长达21年。但所有这些,都在2014年5月30日长和投资与复星集团和藏金壹号签下股份转让合同后而告终止。长园集团2012年年报显示,期末长和投资持有长园集团35.76%的股份。2013年1月,长和投资首次公告减持长园集团股份。此后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,长和投资的减持行动一直在持续,直到今年5月30日收盘,长和投资完全清空了所持的长园集团股份。

  尽管李嘉诚的抛股行为无关长园集团业绩,但其战略性撤退还是给长园的控股权带来了麻烦。面对将要到来的股权“失控”局面,公司管理层去年开始谋划接管方案。2013年10月,长园集团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。深圳市创东方投资有限公司拟筹建股权投资基金参与定增。如果定增完成,该股权投资基金将持有长园14.80%的股份。2014年1月23日,长园集团召开董事会,确认了创东方管理的3个股权基金将参与公司定增认购,公司董事会同时授权董事长许晓文与之签署认购协议。 如果此次定增成功发行,那么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.64亿股,占定增后公司总股数的16.19%。 显然,长园股权控制权“真空期”的出现,还是让各路资本都看到了机会。

  5月27日晚间,沃尔核材与长园集团同发公告,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周和平等于1月24日至5月26日通过上证所竞价交易系统,合计买入公司股票4317.55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5%;且在未来12个月内有意向继续增持公司股份。沃尔核材方面强调“初衷并无恶意”,并表示与长园集团有过侧面沟通。希望两家公司今后能在专利共享、研发共用、人员交流等方面取得突破。6月4日长园集团再发公告,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“突击”增持,成为长园集团第一大股东。

  而在此前的5月30日,长园集团公告称,长和投资分别向复星集团、深圳市藏金壹号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(下称“藏金壹号”)转让2.55%、3.21%公司股份。有市场人士认为,郭广昌接手很可能是受长园集团管理层的邀请,前来增援。 实际上,根据公告,复星集团目前持有长园集团5%的股份,而此次受让的只有2.55%。因此,复星集团已买入了2.45%的股权。

  复星集团、沃尔核材、长园集团管理层等多个主力角逐,给市场带来想象。长园集团股票6月3日、4日强势涨停。有分析认为,公司基本面较好,加上各路资本进入,虽然长和投资撤出,未来股价还有上升空间,有可能复制金地集团走势。“长园集团公司本身很不错,而且在A股的上市公司属于资源稀缺型公司。而且李嘉诚家族退出主要还是出于战略调整。因此,经过前期大幅调整,股价应该还有一定上升空间。”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券商分析师表示。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刘波也认为,市场对长园集团的认识不够,而本次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大量买入,已说明产业资本对长园集团的发展潜力极其看好。

  “举牌热”在A股弱市中持续发酵,产业资本动向重回投资者视野,包括金融街、农产品、新黄浦、中百集团等公司,均成为近几个月来市场的举牌热点。产业资本的举牌战日加频繁,控股股东的反击也毫不示弱,这究竟反映出上市公司何种现象?广发证券分析师表示,越来越多的投资者,不论是公募私募还是保险,不再满足于被动地进行价值投资,等待上市公司股票价格的上升,而是积极主动地去争取实现自己的股东利益,他们纷纷举牌,买入相当份额的股票,试图进入董事会,影响企业决策,改变企业运营从而提升其公司价值,这就是在欧美资本市场已经经历数十年丰富实践的股东积极主义。招商证券投顾谢国铭表示,不仅仅是险资和产业资本在行动,近段时间私募以及部分创投也参与到举牌队伍中来,预计这种通过举牌来与控股股东争夺公司控股权来获得收益的现象,将会进一步增加。

  国有体制下代理人缺位导致国有资产严重受压的背景,为方大集团并购模式的不断复制提供了土壤,使其得以低成本“蛇吞象”收购国企。‍